夜幕降臨,我下班后又累又餓的拖著身體回到家,迎接我的不是媽媽慈愛的笑臉,一桌子可口的飯菜,而是……

“小娥你回來了,怎么又這么晚?看看都幾點了?我跟人家約的是6點,快點兒收拾打扮一下,跟我出門?!蔽业哪干洗笕?,劉尚榮同志,用她對女兒專屬的大白眼兒迎接我的歸來。

我耷拉著腦袋:“媽,今天能不能歇一天,我累!”

我努力賣慘,可是媽媽一點兒都不鳥我,反而落井下石說:“累死活該!當初讓你別學醫,偏不聽,都是你自找的,我一點兒也不心疼!”

又來了,每次說到我的職業,她都要生氣的數落我一頓。

我只好偷偷的嘆一口氣對她說:“媽媽,不是要去相親嗎,走啦!”

要不趕快岔開話題,她一定會圍繞我的大學志愿再到擇業,全方位的批判我,直到我開始懷疑人生。

晚上相親,老媽跟對方約定的是6點,她將我押送到約定地點,目視我走到約好的桌子那兒坐下,才放心的離開。

我遠遠的白了她那邊一眼,呼,至于嘛?就相親時臨陣逃了一次,還沒有逃跑成功,現在我每次相親她都要親自監督,我怎么跟她保證都沒用。

請問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就在我鬼鬼祟祟的盯著老媽那邊時,一個非常非常蘇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讓我渾身都麻了麻。

“請問,你是?”

我轉過頭,坐在桌子對面的人抬起頭,微微蹙眉,一雙眼睛帶著淺淺的疑惑看著我。

我們一下子就對上了視線,哇,這張臉,簡直就是“帥”的范本啊,劍眉星目鬢若刀裁,嘴唇性感自帶邪性,好想撲上去咬一口。

通過對他的外貌審視完畢,最后我總結:他長得真像曬黑前的古天樂,好帥!可以把他的照片直接拿去做言情小說的封面了。

帥哥使我的饑餓疲憊一掃而光,眼睛發亮,精神一下子就來了。

“請問你是韓先生嗎?”我一秒變溫柔,帥哥面前應有的矜持還是要有的。

他點了點頭:“我是韓鼎?!?

我立馬坐直了身子,倒背如流的自我介紹:“我是來跟你相親的,我叫梁小娥,今年23歲,A大醫學院畢業,在一所綜合醫院當外科實習醫生,別人都叫我梁大夫?!?

沒辦法,我相親經驗豐富,自我介紹都順暢了,一口氣能將對方想要的信息一次性告知。

“哦——”韓鼎看看著我饒有興致地挑眉,“梁大夫,幸會!”

我心口一跳,太特么帥了,笑起來好有味道,我喜歡。

我心里花癡著,面上卻斯斯文文的笑起來:“幸會幸會,韓先生?!?

“叫我韓鼎吧?!彼f著,將一份菜單遞過來,“梁大夫,想吃點兒什么?隨便點?!?

我接過菜單,微笑著低頭看菜單,一陣心花怒放。

這是西餐廳,所以菜單上都是牛排什么的,為了體現我的優雅和斯文,我點了分量最小的牛排和精致的小點心。

他有些意外:“梁大夫,你吃這么少?”

我笑起來:“我在減肥?!?

“哦……”他恍然點頭,掃了我的臉和胸一眼,欲言又止。

我心里疑惑:“你剛剛想說什么?”

他搖頭:“沒有,我沒想什么?!?

肯定有想什么!我低頭看了看我的面前,抬起頭直視他,這家伙難道嫌我胸???

帶著疑惑,我一邊納悶著,一邊拿起桌上的杯子喝水。

他沉默了一會兒,突然眨了眨眼睛,開口問我:“梁大夫,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你?!?

“嗯,你說?!蔽依^續“優雅”的小口喝水。

他皺了皺眉頭,一副為什么所困的樣子,向我傾了傾上身,放低了聲音:“梁大夫,如果你跟我結婚,你會認為性生活必不可少嗎?”

“噗……”我一口茶水噴了出去。

這個人,也太TM奔放了吧!

我目瞪口呆消化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放下茶杯,不敢相信一般,跟再他確認一遍:“對不起,韓先生,你剛剛問的是……什么?”

韓鼎就坐在我對面,我們相隔不到一米半,他看了一眼被我噴到桌上的水漬,直起身子靠進了沙發里,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看著我。

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重復了一遍:“你覺得婚內性生活是不是最重要的?”

我靠!我沒聽錯,他真的是問這個!

看來相親市場果然什么歪瓜裂棗都有,即便有這么一個看起來帥帥的,聲音也好聽得不要不要的,他居然是一個變態!

2017-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