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機場,浦東飛桃仙的HO1285次航班呼嘯著降落。

艙門打開,幾乎所有乘客都拖著笨重的行李,滿臉疲憊的走下飛機。但是只有夏洛洛不走尋常路。

她身穿一條波西米亞風情的碎花長裙,踩著平底涼拖,頭發松軟的盤在頭頂,鼻梁上架著與她精致的臉蛋不成比例的圓角墨鏡。她的嘴角不經意的露出欣喜的笑容,一副剛從夏威夷度假歸來的樣子。

她兩手空空,只背著一個雙肩帆布包,并沒有其他行李。

夏洛洛走到艙門前,摘下墨鏡,深深吸了一口空氣,一臉沉醉,裝出一副領導下鄉的樣子,感嘆道:“我愛這片陌生的土地,和這里可愛的人民?!?

她話音剛落,身后就傳來了操著濃重口音的東北籍大哥的催促:“小姑娘,不走道,別擋別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夏洛洛趕緊讓開位置,連忙致歉。

大哥拖著行李,一邊走一邊頻頻回頭,嘴里嘟囔道:“現在的年輕人我真是看不懂了,零上十五度穿個吊帶裙?!?

夏洛洛撅著嘴,一臉怨念的看著大哥,沒好氣的嘟囔道:“我也得來得及換衣服才行啊?!?

其實,夏洛洛是從家里逃出來的。因為走的太急,所以除了錢包手機什么都沒帶。這身衣服其實就是平時她在后院曬日太陽穿的。

下了飛機,夏洛洛慢慢悠悠的從機場走到外面打車去市區??墒侨f萬沒想到,她指尖剛碰上出租車的門把手,就被人劫持了。

一只粗壯的男人的手臂從夏洛洛身后探出來,緊緊遏制住了她的脖頸,手肘稍微用力,夏洛洛整個人就護在了劫匪身前,成了人形盾牌。

“??!”夏洛洛還沒反應過來,大聲尖叫道。

劫匪見勢不妙,另一只手攥緊了匕首,抵著夏洛洛的腰間,低聲遏止道:“閉嘴,不然就要你命?!?

夏洛洛嚇得瞬間噤了聲。

劫匪慌張的朝著左右看了看,然后拖著夏洛洛就要上出租車。出租車司機看著兩人的動作詭異,仔細一看,竟然看見了閃著金光的匕首,司機不想惹麻煩上身,趕緊鎖上了車門車窗,一腳油門,溜之大吉。

車一走,綁匪也慌了,他左右來回的張望著,不難看出他是在躲人。

這時夏洛洛顫顫巍巍的試探著開口道:“大哥...你劫我干什么???”

劫匪手上的匕首又向著夏洛洛的的腰間象征性的捅了一下,威脅道:“我不是告訴你閉嘴嗎?”

就在劫匪和夏洛洛僵持在原地的這幾十秒的功夫,從兩人十一點鐘方向,迎面極速跑過來一個身穿黑色西服身形高大的男人。

劫匪瞬間慌了神,兩只腳下意識的往后邁著小碎步,想逃跑。

薄御軒幾步跑了過來,在距離劫匪和夏洛洛兩人面前兩米的地方站定,停了下來。

劫匪一直大口大口喘著氣,對著薄御軒歇斯底里的喊道:“為了一個皮夾,你追了我兩公里,你就沒有別的事情做了嗎?”

薄御軒的體力似乎比劫匪要好得多,兩公里跑下來,只是兩頰微微泛紅。

薄御軒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冷笑,開口,聲音似冰封的窖藏一樣,直戳人心臟:“我的皮夾你也敢搶,你就沒有別的事情想要活著做的嗎?”

看氣場,就知道薄御軒非同一般。夏洛洛瞪大了眼睛,在極度的惶恐不安中看著這位仗義執言的先生。

他身高一米八三左右,身材精壯,腰身硬挺,站定時下巴習慣微微上揚,昂昂不動,不可一世。

他身著一身藏藍色手工蘇繡蟠龍暗紋的筆挺的西裝,頭發兩側剃短,偏向右耳處四六分,干干凈凈的梳在頭頂。明明是一副斯文儒雅的紳士形象,但是卻總給人一股子壓抑的感覺,亦正亦邪。

劫匪其實內心極度慌張,額頭豆大的汗珠不停的順著臉頰往下流。劫匪做困獸之斗,像薄御軒喊話道:“放屁,老子當然要活著。我就明明白白跟你說吧,搶了的東西沒有送回去的道理。你要是再追我,我就一刀捅死這個女的?!?

薄御軒輕輕搖了搖頭,好像是在嘲笑劫匪的天真。他的眼底侵染著濃濃的殺氣,眨眼間,睫毛每每與眼周的皮膚接觸,再次睜開眼睛,眼神就好像一筆筆鋒利的箭,刺向對方。

薄御軒一邊悠哉悠哉的解著自己袖口的紐扣,一邊隨意的說道:“要捅她,請便?!?

夏洛洛這下可算是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兒。

她不滿的對著薄御軒吼道:“你這個人怎么這樣???看著你穿的人模狗樣一身正氣的,怎么這么冷血啊。什么叫捅我請便,我不是條人命嗎?”

薄御軒微微抬起頭,挑起眉尾,瞥了一眼夏洛洛,冷冷道:“智障算殘疾人?!?

“哎?你這個人!”夏洛洛剛要拉開膀子,好好和薄御軒理論一番。沒想到竟然被心煩意亂的綁匪喝止了:“你這女人,告訴你多少次了,你不能閉嘴嗎?就你長嘴了,一天到晚叭叭的?!?

夏洛洛語氣謙卑了許多,轉頭可憐巴巴的看著劫匪,懇求道:“大哥,我和你遠日無怨,近日無仇的。你也看見了,我對他一點威脅都沒有,你能不能放了我???”

劫匪挾制著夏洛洛脖子的手肘又用力勒緊了幾分,夏洛洛喘不過氣來,鬧人的說話聲自然也就沒有了。

“那你就是不打算還給我嘍?”薄御軒板著臉,好像已經忍耐到了極點,在發出最后的通牒。

“當然不打算...”劫匪話還沒說完,薄御軒突然一個箭步沖到劫匪面前,揚起右手,狠狠的沖著劫匪的太陽穴打了一拳。劫匪還沒來得及反應,整個人就直直的栽在了地上。

夏洛洛失去了支撐,身子向后倒去。

“啊,救我!”夏洛洛慌亂之間,雙手下意識的胡亂抓到了薄御軒的肩膀,整個人順勢栽進薄御軒的胸膛里。

站穩之后,夏洛洛抬起頭,對著薄御軒嬌羞的說道:“謝謝你...”

沒想到薄御軒板著臉,拽著夏洛洛的手臂把她推了出去,厭惡的說道:“離我遠一點?!?

說完,薄御軒撿起地上自己的皮夾,轉身向著來時的方向走去。

夏洛洛氣的直翻白眼,嘴里嘟囔著:“什么人嘛,真是的?!?

薄御軒走出去幾米以后,夏洛洛翻開自己的包,想拿手機報警,但是這一看不要緊,她發現自己的錢包不知道什么時候不翼而飛了,她瞬間想起了剛才薄御軒彎腰撿走的皮夾,那不正是自己的嗎?

夏洛洛暗叫不好,自己好不容易從家里逃出來的,不能因為沒有錢花就隨隨便便屈服。

一刻不容多耽擱,夏洛洛趕緊向著薄御軒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但是薄御軒走的很快,已經和夏洛洛拉開了一定距離。

最后,夏洛洛眼看著薄御軒上了一輛豪車,呼嘯遠去。

“走嗎?小姑娘?”天無絕人之路,正巧有一輛出租車路過。

夏洛洛趕緊上了車,大聲說道:“跟上前面那輛邁巴赫?!?

司機大叔戲也是相當足,立馬從計價器上面拿起來墨鏡戴上,神秘兮兮的說道:“咱們這是干什么去???捉奸還是偷拍?你是不是娛樂記者?”

夏洛洛尷尬的笑了笑,沒有回答。

薄御軒的車直接開到薄氏集團總部,夏洛洛坐著出租車也就跟到了薄氏集團總部。

離薄氏集團總部大門一百米,夏洛洛的車就被保安攔下來了。

保安敲開了車窗戶,說道:“外來車輛一律不準入內,外來人員必須下車登記?!?

夏洛洛看著薄御軒已經下車,準備進大門,心里急的不行,趕緊拉開車門就要下車。

司機師傅哪能讓呢,拉著夏洛洛說道:“小姑娘,你這車錢還沒給呢?!?

夏洛洛身上哪還有錢?她把自己的包包往司機師傅懷里一扔,說道:“我著急,你在這里等我,等我出來給你三倍車錢?!?

司機還是不放手:“萬一你跑了怎么辦?”

夏洛洛不耐煩的說道:“不給你包了嗎?我這個包是LV定制款,三萬多,我要是不出來,你就賣了,賺的更多?!?

說完,夏洛洛趕緊下車,朝著薄御軒的方向跑過去。

沒想到再次被保安攔阻了下來:“請您這邊登記?!?

夏洛洛急的一直探頭往大門方向看,推搡著保安說道:“我著急找人?!?

“你要找誰?”保安問道。

夏洛洛剛要開口就意識到,自己連薄御軒的名字都不知道。她伸手指著停在大門前的邁巴赫,說道:“就是他,坐車里那個男的?!?

保安一下笑了,邊往外推夏洛洛邊說道:“你開玩笑吧,我們薄總一分鐘幾千萬上下,是你想見就見的嗎?”

“他叫什么?”夏洛洛問道。

“薄御軒啊,薄氏集團的總裁薄御軒?!北0舱f道。

夏洛洛轉了轉眼珠,心生一計。

她擠出幾顆眼淚,可憐巴巴的看著保安,聲淚俱下的開始表演:“原來他叫薄御軒啊,他還騙我他叫王大柱。保安大哥,你是不知道,他可把我害慘了。我今年才十七歲,我還正在上高中,就是他...他騙我說要娶我,可是我懷了他的孩子以后,他就跑路了,你看我現在...”說著,夏洛洛聲情并茂的扶著保安肩膀,開始假裝嘔吐。

2018-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