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亞哥酒店。

商業泰斗莊氏集團董事長莊德洲的六十歲生日慶典宴會今晚在這里舉行。濱城的所有商業精英幾乎都受邀出席。

華麗璀璨的吊燈下,滿場的衣香鬢影,穿流如織。

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優雅地交疊著雙腿,一只手放在沙發靠背上,一只手端著酒杯,優雅地品啜,偶爾掀起眼簾,淡漠慵懶地掃一眼這些賓客,周身洋溢著華美的氣息。

不知為何,今晚,他的情緒難得的躁郁,心窩子突突地發慌,總覺得有什么事要發生,簡直莫名其妙!

他想,再呆個幾分鐘,給了莊老的面子,他就走。

謝淮墨抿了口杯中紅酒,英俊如畫的臉上浮現一絲陰郁。

幾分鐘后,謝淮墨扯了扯領帶,解開襯衫紐扣,長舒口氣,優雅地站起身。

他正要朝今晚的宴會主角走去,余光瞥見一道曼妙的身影。

是她!

謝淮墨一雙形狀漂亮的狹長眼睛,死死地盯著對方,似乎恨不得在對方身上剜出一個血窟窿!

突的,手心一陣疼痛,他倏然回神,神色漠然的將被自己生生捏碎的酒杯“完好”地放到茶幾上。

心中一字一頓的默念著那個藏在心底難以介懷的名字,唐、淺、怡。

唐淺怡身著黑色的晚禮服,挽著她老板的手臂,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兩個梨渦使她看上去竟十分小清新。

“唐小姐,您真是越來越漂亮了!”江氏的副總看到唐淺怡,眼前一亮。

唐淺怡大方地笑著說,“謝謝!”

正寒暄著,江副總身邊的女伴忽然驚嘆道:“江總,謝淮墨也來了!”

唐淺怡順著女人難掩興奮的眼神望去,臉色瞬間蒼白。

“唐小姐,走,我為你引薦這位濱城新貴!”

唐淺怡眼波微微一閃,毅然婉拒了江副總的好意。

“謝謝,還是不了?!?

江副總愣了下,覺得這位唐小姐有點意思,居然對謝淮墨不感興趣?

唐淺怡微微側身,以余光瞥向那個早已不同凡響,連商界泰斗都要敬他三分的男人,嘴角勾起嘲弄的冷笑。

謝淮墨……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他。

唐淺怡撇了撇嘴,冷冷收回目光。

她正要對自己的老板說,身體不太舒服,先回去了,這時,一抹亮麗的熟悉身影步入唐淺怡的視野!

女人穿著抹胸長裙,銀色高跟鞋,長發挽成發髻,臉上掛著青春洋溢的笑容,施施然地朝謝淮墨走去,仿佛自己是最高貴的公主。

董詩詩目光溫柔地看著自己從小愛慕的男人,輕聲抱怨,“阿墨,原來你在這里。讓我好找呢!”

謝淮墨眼神陰沉地瞪著角落里和別的男人周旋的唐淺怡,恨得牙癢癢的。

她分明看到他了!

他確定!

七年前,一聲不吭地消失!

七年后,當著他這個沒分手的男朋友的面,和別的男人有說有笑!

唐淺怡,你真的很欠收拾!

謝淮墨總算明白了今晚為何一直心緒不寧。

“阿墨?”

聽到身邊女孩子的呼喚,謝淮墨回神看了眼董詩詩,勾起一抹笑容。

“跟莊董聊完了?”

謝淮墨眼神溫柔地看著面前的女人。

七年了,董詩詩一直跟在他身邊,不離不棄。

如果今天唐淺怡沒有出現,他想,董詩詩會是個好的結婚對象。

鄰家小妹,比他小五歲,從高中起,一直追逐著他的腳步,把他當成她人生的奮斗目標。她努力考上他念過的大學,選擇他的專業。大學畢業,又努力進入他的集團?,F在,正努力做他的左傍右臂。

“是啊,莊董讓我感謝你今天能來?!?

董詩詩說著,眼睛亮亮的,看起來十分乖巧。

她努力扮演著謝淮墨身邊懂事聽話的小女人,因為只有這樣,謝淮墨才不會推開她。

會客廳忽然傳來舞曲,謝淮墨牽著董詩詩的手,滑入舞池。

“阿墨,你今天心情不好?”董詩詩低聲地問著,聲音溫柔似水。

恍惚間,謝淮墨再一次想起某個女人,那個女人,也會在他心情不好地時候低低地問:“阿墨,怎么了?”

謝淮墨陡然回神!

他看到唐淺怡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走到了門口,下一秒就要從他的視線里消失。

他下意識地撇開了董詩詩搭在他肩頭的手,臉色陡然陰沉,情急之下大聲喊道,“唐淺怡!”

然而隔著偌大的舞池,唐淺怡并沒有聽到謝淮墨的叫喊。

謝淮墨抬腳就要去追決定提前離場的唐淺怡,卻被董詩詩抓住了手臂。

“阿墨!”

董詩詩掃了一眼門口那道清麗的身影,她看得并不真切,但這一刻無論如何她都不能放開謝淮墨,“你看錯了!唐淺怡不可能在這里,一定不是她!”

謝淮墨盯著門口,狠狠地推開董詩詩,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不顧自己的失禮,疾步追了出去。

燈光明亮的走廊上,哪里還有女人的身影。

不過是晚了幾秒,這個女人就再次從他的世界消失了?

唐淺怡,你這個妖女!

舞池內,董詩詩落寞的站在五彩斑斕的聚光燈下,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

為什么,為什么這個消失了七年的女人又一次出現在阿墨面前!

她費了那么多努力和心思才走到阿墨的身邊,她絕對不會讓她輕易毀掉這一切的!

謝淮墨一刻不停地朝電梯跑去。

他的手心那么疼,這一次他一定不給她機會說消失就消失!

“唐淺怡!”

唐淺怡打開車門,正要坐進去,卻被人用力扣住手腕往后一拖,整個身子跌進了男人寬闊的懷抱!

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