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川市的冬天,很冷,外面飄著鵝毛大雪。

冷風嗖嗖的從外面吹進來,沒有人幫簡暖關窗戶,她才生下孩子,不到三天。

孩子,她一眼都沒有見過,聽說是個女孩,她不止一次的詢問護士,孩子到底在哪里,到底怎么樣了?卻沒有任何答案。

葉嘉安一定會來的,現在是他事業的關鍵時候,她要體諒他,等到他事情圓滿完成之后,他就會娶自己。

以后,一家三口,再也沒有任何的阻攔了。

想到這里,簡暖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砰……”門突然開了。

“嘉安!”她欣喜的看過去,笑容僵硬在臉上,“怎么會是你?!?

眼前這個衣著華麗,面容俏麗的女人,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簡寧,她八個月前就因為殺人罪,逃到了國外去了,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簡寧殺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她的親弟弟。

她既然已經入境了,為什么警方沒有通知她,她一點都不知道?

“簡寧!”簡暖惡狠狠地喊著她的名字,想要站起來,卻因為身體虛弱,又重新跌回到了床上,全身都沒有力氣。

“姐姐,是不是很驚訝,我為什么會在這里?”她湊過來,笑容狂傲無比,“這八個月,我可一直都在廣川市?!?

簡暖瞪大了眼睛,這怎么可能?如果她一直都在廣川市,為什么她沒有被抓起來。

警方那邊,明明告訴她,確定了簡寧已經離開了啊。

“我要你為曉曦償命!”

“姐姐,我在廣川市,一直都是受嘉安哥哥庇護的,當年你上了嘉安哥哥的床,也是我一手策劃的。目的就是,要讓你心甘情愿的把爺爺留給你的遺產,給葉嘉安?!?

“你那個弟弟,知道了我全盤的計劃,我怎么能讓他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氣死了爺爺,氣的爸爸跟你斷絕關系,現在封念珩離婚了。只剩下你一個人了,你覺得你還有能力,找我償命嗎?”

簡暖躺在床上,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好像一個瀕危垂死的老人,只能干瞪著眼,卻拿眼前囂張的女人沒有任何辦法。

“你不得好死?!?

“你現在是不是連說一句話的力氣也沒有了?看來這幾天那個護士每天給你注射的藥生效了,過不了多久,你就會呼吸困難渾身無力,漸漸地死去,哈哈哈……”

簡寧盯著她蒼白的臉,一字一句的開口:“簡暖,這個世界上,真心對你好的人,都被你傷透了心,一個個拋棄了你。爺爺,爸爸,還有封念珩,對了,你知道現在封家怎么樣了嗎?因為你從封念珩那里拿來的封氏集團絕密的資料,封家已經被嘉安哥哥收購了,而封念珩,那個真心愛你的男人,被你親手送進了監獄里?!?

“咳……”口中的鮮血逸出,簡暖的意識開始淡薄。

簡寧有些嫌棄的看著簡暖,走遠了一點,聲音卻依舊聽得很清楚。

“還有,你生下的那個孩子,生下來就是死胎,嘉安哥哥怎么會讓你生下封念珩孩子呢?!?

耳邊嗡嗡的響著,意識好像隨著一縷青煙,慢慢的開始消散。

如果,如果再來一次,她一定要……

封念珩,對不起,如果再來一次,她一定會好好地當他的妻子。

絕對不會背叛他。

……

“她怎么樣了?”

“太太只是擦傷而已,應該很快就會醒?!?

“嗯?!?

耳邊傳來熟悉的對話聲,簡暖張開了雙眼,入目雪白的天花板,以及精致的水晶燈映入她的眼簾,額頭傳來一絲疼痛感。

“先生,太太醒了?!睆垕尲泵θジ嬖V封念珩。

“醒了?”低沉的聲音響起,簡暖眼睛一動不動看著眼前熟悉的男人,嫁給他三年,她第一次這樣認真的看封念珩。

猛地,她坐了起來。

拉住了封念珩的手:“你沒事吧?!?

簡寧說,他被關進了監獄,怎么可能,一定是簡寧騙她的。

封念珩低頭看著她的手,眉心不可置否的皺了起來,他能有什么事?有事的人是她。

“別以為這樣,這件事情就會這樣算了,你背著我私下去接葉嘉安?”要不是,她去機場的路上出了車禍,他恐怕還被蒙在鼓里。

結婚幾個月,他每次出差,她連替他收拾行李都不肯,別說去機場接他了。

可是這次,竟然為接別的男人,弄成這個樣子。

“接,葉嘉安?”什么去接葉嘉安?

簡暖瞪大了雙眼,四下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那個一覽無余的病房內,而是在自己的臥室里。

突然,她的視線定格在了日歷上。

二零一五年七月?怎么會是二零一五年七月呢?

她有些慌張的放開了封念珩的手,拿起床頭的手機,還是二零一五年七月,就算上網查了查,還是這個數字沒錯。

她突然間,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她可能重生了。

回到了三年前,她知道葉嘉安回國的消息之后,就欣喜的馬不停蹄的開車去機場找她,可惜中途出了車禍,腦袋受了傷,暈了過去。

醒來之后,好像就是這幅場景。

她突然間呆呆傻傻的,封念珩叫來了醫生:“她怎么了?是不是腦袋撞壞了?”

醫生想要給簡暖檢查,簡暖下意識的避開了,見到穿白大褂的,就有一種排斥感。

“別胡鬧,讓醫生看看?!狈饽铉耠m然心底氣,但是還是關心她的情況。

簡暖縮回了自己的被子里:“我沒事,我休息一會就沒事了?!?

封念珩深深的看了一眼簡暖,繼而對大家說道:“先出去吧,張媽,你在外面候著?!?

“是,先生?!?

簡暖需要靜下心來,好好的捋一捋,畢竟對于重生這件事情,她實在是太震撼了?

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臉,疼的她小聲的驚呼了一聲,看來不是夢。

而是真的重生了,重生回了三年前,一切都還可以挽回的時候。

爺爺和弟弟還在,和爸爸的關系也沒有那么僵硬,還沒有和封念珩離婚。

2018-1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