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算命的掐指一算,說她今天出門必有大事發生。

“是兇是吉?怎么化解?”

“莫急,只要買了這塊塑料墜子,必能逢兇化吉?!?

蘇慕想了想,硬是摳下了這筆錢。今天該吃該喝,一樣沒落,也沒見什么大事發生。

可現在,蘇慕有點后悔了。

晚上赴學長的慶功宴,閨蜜把原本要送出去的禮物落在了寢室,催逼著她趕緊送過來。

繞了三個圈之后,蘇慕心慌了。

夜色漸深的傍晚,幾只飛鳥的剪影落在余暉中。

“藺衫衫,你給我的定位到底在哪兒……我怎么覺得自己越開越偏僻了?”

她戳了一下導航,但導航偏偏在這個時候壞了。

她縮了下脖子,眼看天色越來越暗,手心也有點發抖,想到今早算命先生的話,覺得自己不會就這么橫尸荒野吧?

藺衫衫不耐煩:“你趕緊的,現在大家都等著你了,你把你方位告訴我,我給你指路?!?

隔著電話,她還能聽到藺衫衫那頭熱鬧的寒暄。

“易承哥哥不愧是我們學長,真是厲害,竟然成功簽下了墨世集團,直接拿到了offer!”

“要知道墨世集團門檻可是超高,就算是我們學校,能如此順利拿下的人恐怕也寥寥無幾吧?”

“要不怎么是學生會會長呢?當初師兄可以很多地方都搶著要的,但他就是看不上眼,唯獨簽下了這家!相信不出三年,師兄一定風光無限了!”

宋易承在人群中端著酒杯,謙虛一笑:“其實,我只是看中了墨世集團的新任總裁墨晟睿,有這樣的人在,墨世的金字招牌只會越來越亮?!?

在座的都尚未走出學校,對百強CEO還真沒什么感覺,對他們而言墨晟睿這樣的人物是在云端一般遙不可及,唯獨眼前氣質翩翩、成績優異的學生會會長成了他們中的榜樣,站在人群里,非常顯眼。

眾人簇擁著他,眾心捧月一般地瞎吹捧。

“前途無量啊前途無量!這一杯敬師兄!”

“師兄以后可不要忘記我們??!”

宋易承的慶功宴就這么氣氛和諧,可蘇慕還在荒野里打轉,找不到路,快要哭出來了!

“蘇慕,你快點??!等你到了大家都結束了!”藺衫衫一邊催促著,一邊憑著指路,“左轉!”

蘇慕一個緊急打轉,立刻左轉!

轉完之后她擦了一把冷汗:“藺衫衫……你確定你真的知道路嗎?這個方向好像越開越黑了……”

藺衫衫不以為然:“太陽都下山了,往哪開都是黑的?!?

坑友一邊補著唇膏,一邊隨時注意著導航,忽然又是一聲驚叫:“這里右轉!”

蘇慕嚇得脊背一挺,立刻就右轉!

下一秒,彭的一聲!

冥冥之中感覺好像撞到了一個什么東西,嚇得蘇慕一腳踩下剎車!

“怎么了怎么了?”那邊的藺衫衫也聽到了什么巨大動靜,放下唇膏,立刻抓緊電話,“沒事吧?”

“……”

“蘇慕你說話呀!你不說話是想嚇死我??!”

“……”

過了許久,蘇慕終于像是要哭出來一般,聲音啞得失去了原本的調。

“藺衫衫……”

“我在我在!怎么了?”

“我好像……”

“嗯?”

“撞死……人了……”

……

2018-2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