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華大酒店不愧是星級酒店,就算是洗手間也裝修的高大上,金碧輝煌的讓人以為是皇宮,而不是洗手間。

此時洗手臺前站著幾個漂亮的女人,妝容精致,發型漂亮,紅唇誘人,柯希慕站在最里面的一個洗手臺,正在描眉。

其他兩位女人談論著今晚的賓客。

“霍先生也會參加季海成和郭麗莎的婚禮,郭麗莎可真是有面子,竟然能邀請到他參加?!?

“他可是未來霍氏集團的繼承人,聽說單身。他會出現,就是因為這場婚禮,在他管轄的酒店舉辦的?!?

柯希慕留心聽著她們的話,女生離開時,手包沒拿穩,掉在地上,正好一個東西掉在柯希慕腳邊,她低頭看了眼,被上面幾個字給震驚了,只見上面寫著:持久,堅挺,耐用。

柯希慕“……”

女生在她的目光下,拾起那個藥盒,羞憤的瞪眼,吼柯希慕“看什么看?”

柯希慕氣的差點追上去打人,居然平白無故被吼,她自己不要臉,藏著那樣的藥,還好意思吼人。

她收拾好,拿著手包出去,不想再這個緊要關頭,把精力浪費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

婚禮現場。

“關掉,快關了?。?!”

新娘郭麗莎臉色難看,盯著大屏幕上的照片,她失聲道。

柯希慕自然不會那么輕易關掉,好不容易刷一次存在感,怎么可能這么快結束?

大屏幕上,一張季海成前妻明蘭,摔倒在樓梯下,鮮血流淌,死不瞑目的樣子,看的在場的人倒吸一口涼氣。

季海成和郭麗莎也嚇得臉色大變,根本不知道會有照片亂入,正要呵斥助理關掉照片,另一張照片跳了出來,是季海成和明蘭的結婚照。

因為前妻身前的照片,使得這場豪華浪漫了,熱鬧的婚禮蒙上了一層難言的尷尬和詭異。

真是一言難盡......

柯希慕滿意季海成和郭麗莎的反應,一個面如死灰,一個崩潰失控,正是她想看到的。

郭麗莎,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為了能夠轉正,名正言順的站在季海成身邊,慫恿季海成不要她,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她失血過多,流血而亡。

她失去意識時,隱隱聽見郭麗莎說她也懷孕了,還說肚子疼。

直到重生后,才知道郭麗莎那天撒謊,就是為了贏得季海成的注意力,看他會選擇誰。

答案不言而喻,明蘭死了,重生到柯希慕身上,就說明了一切。

她輸了。

想起兩人做的那殘忍的事情,想著那個不過一個多月,未成形的孩子,柯希慕恨得渾身發抖。

她眼神怨毒的盯著他們,暗暗發誓,一定要讓他們不得好死。

柯希慕品嘗著紅酒,回頭便看見被倆個女人纏著的帥哥,竟然是霍馳州,其中一個就是在衛生間吼她的女人,難道那藥是給他準備的?

柯希慕看著霍馳州喝下加了作料的酒,瞇了瞇眼睛。

憑霍馳州的本事,不愁解決不了問題,柯希慕也就沒多管閑事的去提醒他了。

不過,柯希慕想到接下來要辦的事情,眸中閃著興奮的光,唇角勾起。

隨即她起身,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