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爺??!我上輩子做錯了什么,您要這樣懲罰我!”

孟家岙一家農家院子里,突然傳來一陣哀嚎,引得附近村民紛紛前來圍觀。

“老二家的又逃跑了?”

有人看著楊氏痛苦哀嚎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誰說不是呢,這次不僅跑了,還跌進河里淹死了?!?

早一步了解情況的為身邊的村民解惑。

聞言,村民忍不住唏噓:“作孽哦!魏家對她這么好,她咋就不肯留下呢?”

“估計就是嫌棄魏家老二是個傻子吧,哎,老二長得多俊朗,真是可惜了!”

有人同情魏銘軒境遇,忍不住感慨。

聽著村民的感慨,楊氏臉色更加難看,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話冤枉錢買下她。

大堂內,孟若卿已經蘇醒,卻沒有任何動作,她正努力消化腦子里得到的訊息。

她死了,死在好閨蜜的背叛之下。

她的靈魂卻重生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與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此時正抱著她哭嚎的是她丈夫,魏銘軒,身高八尺,俊朗周正,可惜腦子不好使。

至于原主為何死,完全是她自作自受,她雖然被娘家以十兩銀子賣給了魏銘軒做媳婦。

可魏銘軒對原主也算是掏心掏肺了,什么都緊著原主。

但是原主嫌棄魏銘軒是個傻子,不但不領情,還在暗地里欺負魏銘軒,更是跑了不下十次,魏家也因為她成了一個笑話。

她這一次之所以會死也是因為逃跑的時候慌不擇路,跌進了河里。

要不是她這個傻丈夫不顧一切跳進河里把她撈上來,這會只怕連尸體都沒了。

“娘,人都死了,拿塊破席一裹,往山上一丟就完事兒了,用得著這么麻煩!”

尖銳不滿的聲音響起,大嫂陳氏惡狠狠瞪著孟若卿的后背。

此話立刻得到三弟媳婦姚氏贊成。

“就是,買她花的十兩銀子到現在還沒賺回來,家里哪還有閑錢給她奔喪!就這么個好吃懶做的婆娘,死了才省心呢!”

“你們都別吵了!”

楊氏沉著臉,心在滴血,她不僅心疼銀子,也心疼兒子。

孟若卿死了倒是一了百了,老二將來怎么辦?

誰照顧他??!

孟若卿被吵得煩了,睜開眼睛,一手悶在緊緊抱著她的男人嘴巴上,“別哭了?!?

哭聲戛然而止,孟若卿覺得整個世界都清凈了。

還沒來得及享受這份清凈,耳邊就傳來幾聲凄厲尖叫。

“救命??!詐尸了!來人??!詐尸了!”

陳氏和姚氏尖叫著跑開,圍在魏家門口的村民也嚇得如鳥獸散,生怕被冤鬼纏身。

“娘子!你沒死!太好了!”

只有魏銘軒一把抱住了孟若卿,涕淚橫流。

那口水鼻涕眼淚一股腦兒抹在孟若卿衣服上,孟若卿嫌棄的推開他

“對不起,娘子?!笨?

到孟若卿眼里的嫌棄,魏銘軒不敢再哭,只是討好的看著孟若卿。

“沒關系?!?

對方小心翼翼的模樣,讓孟若卿心頭一軟,用袖口將魏銘軒臉上的淚水鼻涕擦掉,還幫他整理了一下散亂的發髻。

一旁的楊氏沉著臉看著孟若卿,人沒死是好事,可強扭的瓜到底不甜,誰知道以后還會鬧出什么幺蛾子來?

想了想,楊氏最終還是決定讓孟若卿走。

至于老二,以后等賺了錢,再為他尋摸一樁婚事就好了,雖然難點,但總會有的。

打定主意,楊氏走到孟若卿身邊。

“知道你不甘心留在魏家,養好身子以后,就走吧,就當我魏家沒你這個人?!?

“娘,不要!娘子,不走!”

一聽娘要趕孟若卿走,魏銘軒的眼淚又流下來了,他死死的抓著孟若卿的衣袖,半點也不肯松開。

“銘軒,你乖,我不走的?!?

孟若卿伸手摸著魏銘軒腦袋,耐心安慰。

聽到她說不走,魏銘軒又傻傻的笑了。

“娘子,不走。銘軒好高興?!?

魏銘軒一把抱住了孟若卿,在她懷里蹭著,一臉滿足,這還是她第一次摸他的頭呢,以前她從來不碰他,晚上還用鞭子打他。

可就是那樣他也還是舍不得離開她,所以他從來沒有跟爹娘講過他挨打的事情,因為他知道如果爹娘知道了,她就要被趕走了。

瞧著她一臉饜足的模樣,孟若卿心底有些發軟,這分明就是小奶狗??!

拒絕無能有木有?

楊氏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對于孟若卿安慰兒子的話也沒有當真,只想著等到孟若卿身子恢復之后,送她離開。

楊氏在心里盤算著,孟若卿也在心里盤算著,她不喜歡這里,也沒有留戀的,自然不會久留,但原主除了隔壁的孟家村,就沒去過更遠的地方了。

這個世界外面是什么樣子她一無所知,雖說她一身本事到哪都能活下去,可也不能貿然行動。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沒錢,所以她決定在這里待些日子,等了解這個世界在以后再做打算。

更何況,魏銘軒救了她,她總該報答他才是,等報了恩,再走不遲。

“娘,人死怎能復生,她該不會是妖怪吧?”

門口,陳氏拉著楊氏的手,膽戰心驚的往里瞧,顯然被嚇得不輕。

“胡說什么!”

楊氏甩開婦人的手,呵斥了一聲。

“咋是胡說呢,她明明斷氣兒了,咋還能活過來?要不要請張婆婆來看看?”

陳氏忍不住辯駁。

“在胡說八道,縫上你的嘴!”

楊氏脾氣火爆,罵人的話張嘴就來。

不過從來沒見她為難過自家媳婦,倒是兩個媳婦,對楊氏偏袒孟若卿的行為頗有微詞,沒少背地里說壞話。

“不請就不請,發什么火!”

陳氏咕噥了一句,瞪了孟若卿一眼,就走了。

喝退了陳氏,楊氏開始收拾屋子:“老二啊,把你媳婦抱回房間去?!?

“哎?!?

魏銘軒應了一聲,抱起孟若卿就穩穩當當往房間走。

一米六五的孟若卿在一米九的魏銘軒懷里,只能用嬌小來形容,不知為何,窩在他懷里,她竟然有一種安心的感覺,這就會所謂的男友力嗎?

2018-24-10